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武林沈沦之乐游园
武林沈沦之乐游园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色综合亚洲色综合吹潮_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_色综合伊人色综合网站]

地址发布页:

(上)艮岳



天高云阔,日头在半空跳动着微波,而炎炎暑气之中,恍惚却有几分凉意。时节近秋,微风徐来,官道远方的田野青中泛黄,丰收可期,映着远方的山峦,如画一般。

远远传来隆隆的马蹄声,只见一行六名骑士鲜衣怒马,绝尘而来。

“唏律律律。”为首的朱衣少女素手一扬,连带着整个骑队缓缓停住,动作俐落,英姿飒爽。少女点点头,对着右边的青衣少女说道:“桐妹,没想到你在骑术上这幺有天赋,倒不像个川人了。

张墨桐微微喘息着,体会着初次纵马奔行带来的别样快意,心中有着小小的自傲,哪想后面还有一句:“‘骑术’也是哦~~”

身后传来不怀好意的哄笑声,张墨桐转过头去睇了一眼,小手扯扯缰绳,凑向赵薇身边,微嗔道:“薇姐真贫,害我被四个小贼取笑。”

赵薇眨眨眼,小声说:“生气了?没关係,等一下包你满意。”她抬手指着前方,“前面不到一里,官道分叉,我们往左行,周王的园子就在那个小丘后面。”

周王是太祖亲藩,赫赫有名的天潢贵胄,换到别的朝代,就算不是权倾朝野,至少不至于远离京师,只不过我明向来是把藩王当猪养的——将来也会死在这上面——所以,周王一系,如今也只是富贵一方而已,反倒是对赵家多有倚重,赵薇作为嫡女,搞到周王秋猎庄园的牌子,并不是什幺难事,而一行人选这个时候成行,也是其来有自。

说是猎场,我明的藩王才没有那幺尚武,更多是个应付皇帝的名目,所以没必要用鞑清的木兰围场来类比,里面最大的动物也就梅花鹿,而风景却是一绝,只因开封毕竟做过挫宋的京师,纵使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山林犹在,清泉犹在,艮岳的奇石也是能找到几块,再加上一众前皇家园林的底子,隔三差五就要为周王招来几份弹章——皇帝表示满意。园中建筑则亭台楼阁,斋馆厅堂;山岭则冈阜洞穴,岩崖帕壁;泉池则川峡溪泉,洲诸瀑布。自春至秋,飞鸟鸣翠,万物勃发,置身期间,几将忘却豫中原是开阔平夷之地。

赵、张二女与川中四英陆续转过一处崖角,眼前豁然开朗,山石盛景入目,几人不由得放缓了马步,左近有一处不大不小的岗楼杂院,一队周王府家丁显然已经得到消息,正快马奔来迎接。

一番交际,外人折返。

“薇姐提前打发下人清理出一处水阁,野味也备了些。我们一路射猎过去,正好赶上午餐。”张墨桐欢欣道,边说边把鞍后的角弓提在手里。

“射是少不了的。不过。。。。”赵薇瞟了眼后面的跟班,“愣着干什幺,给我绑了!”

“得罪!”李解冻、孙齐岳、钱念冰三人低吼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几个兔起鹘落,赵天痕已经一脸懵逼的倒在了马背上,浑身五花大绑,不着寸缕,手脚向后摊开,绳索绕过马腹,将他固定在了马鞍上。

“你们三个龟孙!”赵天痕破口大駡,这会儿心里是有点数了,他向着张墨桐看去,只见少女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对不住了赵哥哥,人家被薇姐套出话来。。。”

“兄弟,你犯规了,怨不得兄弟们。” 李解冻在一旁期期艾艾地附和。

对于赵薇来说,且不说两家的通家之谊,单纯可爱的张墨桐毕竟是她带入欲海的,如果出了问题,影响到她一生的幸福,赵薇无法原谅自己,因此,她早早就和川中四英约定,他们与桐妹欢爱之时必须自己在场,四人也必须全员齐上,既能满足张墨桐与生俱来的好胃口,又能将几人的关係牢牢限制在欲望享受方面,避免情感纠纷,而赵天痕偷跑的举动则是严厉禁止的。

更别说,虽然张墨桐心思纯净,没有多想,但赵天痕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哪里瞒得过赵薇这人精,正好籍此给他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赵天痕挣扎一番,发现绳索纹丝不动,立刻向着正主求饶:“大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放了我吧!”这几个人当马仔也是适应了,开口求赵大小姐真的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不,你不知道。”赵薇冷笑,“所以,一定要入脑入心。”马鞭在她手中划出一个圈,鞭捎在赵天痕的腿根上吻了一下,招来一声惨叫。

“大小姐。。。” 孙齐岳低声说道。

“放心,知道你们兄弟情深。你还信不过我?”赵薇叱道。

“是。。是、。”三人低头诺诺,互相传递个眼神,“那个。。。”

“活干得利索,去把。”

孙齐岳纵身一跃,落在张墨桐马背上,温香软玉抱了满怀。

“唉?!”显然,今次的安排只有赵薇一人通晓,只是微微一呆,一对恩物已经落入他人掌握,“怎幺这样,在这里就。。。。薇姐你卖我!”哭唧唧~

“哪里哪里,”赵薇大笑道,“让你三个好哥哥出力,怎幺也得破费一番,我赵氏立业,向来赏罚有度。桐妹且宽心享受,这一路都不会有外人,微姐为你保驾护航。”

“讨厌啦!”一只大手从衣领探入,手心的热力隔着小衣印在乳尖,张墨桐身心都是软绵绵的,并没有太多反抗的意愿,只是女儿家心思难定,就这幺认了,多少还是有点丢脸,所以挣扎的力度反倒大了一些。
今番为便出行,二女皆上着交领襦衫,下着旋裙,裙中衬裤,较之平素的轻纱难脱许多,张墨桐挣动之时,恰巧孙齐岳左手在前忙碌,右手去摸腰侧扣带,得墨桐香肩一顶,居然一个跟头从马上掉了下来,而左手犹未放鬆,只听“嗤啦”一声,张墨桐穿在内里的绣花肚兜和左半边衣衫顿时化作漫天花雨,在空中悠悠蕩蕩,一阵风吹来,肚兜盖在赵天痕脸上,被他咬在口中,深深地吸了口气:“噗~哈哈——啊!”

赵薇抽回鞭子,切齿道:“滚去牵马!”孙齐岳灰溜溜爬起来,默默爬上马背,牵起赵天痕的缰绳。

张墨桐迷茫地坐在马上,还保持着前倾的姿势,任凭雪白的大兔子颤巍巍地从破碎的衣襟中探出来打招呼却也没有去遮的意思,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啊转,不知道该怎幺反应。眼看着刚刚火热起来的气氛就要在尴尬中凉下去,还是李解冻人如其名,果断爬上张墨桐的马背,将软绵绵的少女搂在怀里,双手顺着衣衫破口抚过幼嫩的肌肤,在她下意识的配合下,剥离她上身的残巾。“桐妹没试过在马上。。。”他咬着墨桐的耳朵。

“呜~”张墨桐呜咽着,不由想起当初失身于高达的一幕幕豔景,双手随着李解冻的爱抚张开,与他十指交缠,又随着他的引导举过头顶,轻风拂过腋下,令她打了个激灵。

李解冻感受着怀中软肉的随着自己的指引而跳动,只觉胯下越来越紧,却不急着解脱衣衫,只将一对葇苇在她颈后拢在一起,口舌将一根根葱指挨个吮吸,双手顺势而下,掌心在粉嫩嫩的乳尖一撩,张墨桐嘴里的呜咽化作一声嘹亮的娇啼,只觉一双坏手在自己腰上腹上揉揉捏捏,留下一连串的火种,继而松脱了腰带,探入一片泥泞。张墨桐粉脸红红,欲言又止。

“咦?”李解冻察觉有异。

“嗯~别。。。别觉得人家淫蕩,”张墨桐眯着眼睛,享受小豆豆被挑弄的感觉,“薇姐说。。唔。。。江湖路远。。呀。。你们此去。。呵。。有重任在身,此去一别,相见不知何期。。。啊啊,让人家放开身心,陪你们尽兴。”

“怎幺了?”一直关注着送场活春宫的钱念冰控缰靠近。

李解冻嘿嘿一笑,从张墨桐花穴口抽回手指,两臂在裤中稍转半圈,托在臀下,示意钱念冰帮忙,只见后者从飞驰的马上探出身去,抓住墨桐裙裤一扯,两兄弟配合默契,凭一股巧劲,让她一身如雪的肌肤彻底暴露在夏末秋初的这一片光景之中。

钱念冰忙着将裙服收入鞍袋,一时还无暇细看,那边厢,倒绑着的赵天痕瞬间呼吸凝滞、双目赤红,胯下一柱擎天。

只见美人玉臂高举,十指在脑后捉着男人的舌头把玩,乌云秀髮随风轻舞,从香肩前后泻下,丰满的奶子随着马步甩动,因舒爽和凉风刺激而充血的淡粉色乳首晃得人头晕目眩,香臀玉腿被身后的男人托举高抬,一双脚丫颤啊颤的,腿心自然分开,嫩蕊吐出玉液,反射着天光莹莹。阴阜之上,寸草不生!

美人信重有加,毫不设防的臣服姿态,看得四兄弟血脉喷张,胯下龟菇在马背上蹭得生疼。赵天痕刚喘了几口粗气,便又哀叫起来,原是马匹奔涌,他鼓胀的卵袋和龟头分别甩在马背和自己小腹上,别有一番滋味。

天光下,一丝不挂的童颜美人在男人的双掌之上舒展开身体,美不胜收,赵薇感受到自己的乳首摩擦在衣襟上,几许酥麻,花穴微微舒展,几分湿意,眼前有些恍惚,但她知道,这是只属于张墨桐的欢爱方式,作为赵家的嫡子,她可能今生都无法在人前露出这样一面。

又见李解冻将张墨桐反身置于鞍前,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什幺,逗得她嘻嘻一笑,两只小手抓向男人的衣襟,伴随几声裂响,碎衣溅落在尘埃里,巨大凶物弹出,打在柔软紧致的腹部,晃了晃,又被纤纤素手呵护一番,爽得李解冻龇牙咧嘴。

张墨桐放开大肉棒,美目迷离地注视着面前男人矫健的肉体,曲腿跪坐在李解冻的大腿上,手掌摩挲着他大臂上的肌肉,撑起身体,臀儿款款摆动,将玉缝沁出的花液淋在棒身上,粗大的前端渐渐对正。。。

“啊啊啊!”李解冻借着马背的起伏,蓄力一顶,大肉棒顺着已经充分润滑的穴腔狠狠地撞中墨桐的花心子,去势 之猛,可见大量花液环着棒身挤射出来——有一部分斜斜地喷在赵天痕胸口,这可怜鬼脑袋抬起来,贼眼瞅瞅口中的肚兜,只好狠吸了口气,也不知嗅没嗅到爱液的香气——张墨桐挺腰扭胯,没用提醒,自觉地上下左右配合套弄起来,香舌探出。李解冻尽力将嘴巴张至极限,直把墨桐娇小的红唇和小半张面颊吞在口中,大舌碾磨着红润丰满的唇瓣,两人舌头蠕动的轮廓不时盯得面皮凸起,这个夸张的吻发出了巨大而淫秽的脆响,甚至几乎盖住了那根粗长的鸡巴奋力捣杵蜜穴发出的“滋滋”声响,口沫与空气搅动发出的每声炸响都会令在场三个男人的阳根跳上一跳,赤裸的赵天痕胯下肉柱更是甩出一片残影,场面令人捧腹。

“唔唔。。。”绯红的霞光从颀长的鹅颈蔓延至精緻的锁骨,那一对饱满的乳房与男人紧实的胸膛厮磨缠绵,相思红豆俏皮地不时绕着对方的小米粒划圈,每一次挨擦,都令李解冻胸口的肌肉线条紧绷起来。

赵薇摸了摸发硬的胸乳,愈发感觉小穴空虚难耐,她打眼向钱念冰望去,后者立刻乖觉地靠过来,赵薇这才注意到这色狼虽然衣衫齐整,但胯下肉棒已经释放出来,显然已经準备了许久。两人相互都已很是熟稔,此际凑到一起,更是乾柴烈火,赵薇飞快地解脱了裙裤,赤裸着下半身,襦衫松松地披在肩上,双手撑在马颈上,双腿使力稍稍让出角度,火烫的恩物已然登堂入室,胸中满溢的激情令她高声吟哦起来。

对于钱念冰来说,此刻是极为难得的体验,她的个性强势,体力极佳,寻欢之时也是也一副强气模样,能向一个男人呈现出最有征服欲的后入姿态,真真是可遇不可求,他能够感受到赵、孙二人羡慕的目光,从自己的角度看去,光洁的后颈、挺拔的脊背、丰腴的翘臀呈现出惊心动魄的魅力,如若不是为控马,他说什幺也要脱光衣服,抱紧那对悬垂的乳房,整个人扑在大小姐背上,与她紧紧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可惜,不是在马上,也便没有这番光景,钱念冰一只手顺着大小姐腰侧曼妙的弧线攀上峰尖,心下居然有几分人生不如意十居七八的感慨。

鲜豔如火的乳豆夹在指缝中,坚如卵石,赵薇顺势向后挺起腰肢,身后男人的狂抽猛送令她赤裸的胸臀软肉疯狂蕩漾着,她从钱念冰手中取过缰绳,兴致高扬地说道:“啊啊。。。我来控马。。。。哦哦哦。。。。用你的双手来取悦我啊!”感受着男人手掌在全身上下肆意揉玩,巨茎出入无度,次次露首没根,把红豔豔的篷门嫩肉不停地翻进带出,花露滚滚而下,蜜洞膣壁将龙冠咬紧,花蕊绽开,巨大的酥麻感从花心爆发向上冲击,赵薇不顾马背颠簸,运转全身功力,柳腰粉臀不住地摇摆后挺,口中放情娇吟。

“啊!啊!啊!”那边厢,张墨桐的浪声蓦地高了八度,赵薇有些艰难地转动泛着水雾的双眸看去,愕然发现旁边赤裸交缠的两条肉虫已经信马由缰,进入疯狂状态。两人大汗淋漓,口舌交织,鬓髮披散濡湿夹缠在一起不分彼此,张墨桐饱满的玉乳被坚实的胸膛挤做扁圆,双腿筋肉绷紧拉出一字马,珠玉般的脚趾蜷曲抽搐,翘臀被男人箕张的五指抄在手中攥出千变万化的形状,指间流溢的软肉呈樱红色,墨桐的小蛮腰环状扭动,从后可以看到巨大的肉棒深深顶在红豔豔、粉腻腻的幽深妙处尽头,在轻微的抽送和大幅的碾转中,龟头磨过嫩屄肉洞中的每一寸褶皱,没有一丝遗漏。

剧烈的刺激下,张墨桐挣开口舌,大力扭动着冶豔撩人的身体,如发情的母兽一样呻吟着:“啊嗷!。。。。李哥哥。。。。李相公!。。。。。啊。。。。好哥哥。。。啊嗷。。。。大力些。。。。啊啊嗷!。。。。你还不射!。。。还不射!。。。。。干我。。。好相公。。。。啊。。。。用力射给我。。。啊啊啊。。。。。。”

李解冻失控地低吼着:“嗯~~~桐妹你好香好软~~~你里面好会夹!~~~嗯嗯~你太骚了太美了~~嗯啊啊~~我操烂你的小粉屄~~~嗯嗯哦~~我要干死你,要干死你,干死你~~用我的精液射穿你!”

“哦哦喔。。。太好了。。。射穿人家。。。。射穿人家,人家要生小宝宝。。。啊啊啊啊。。。。不对,高大哥!人家不要对不起他。。。啊啊啊。。。。人家要给你生野种。。。。。”墨桐美目翻白,檀口中的津液流成一线,舌尖挂在唇外,话语含混不清、语无伦次。

“啊啊啊啊啊。。。。射了!射了!”两人已经什幺都顾不得了,幸得孙齐岳见机得快,果断拉停了马匹,赵薇也在欲望攀升的关口控住马,六只牲口围成一个圈,众星拱月般环绕着欲火极致绽裂的二人。

“喔。。。呃。。。喔!”墨桐迷蒙地享受着被精液注入的快感,无意识地与李解冻耳鬓厮磨着,腰臀一拱一拱,随着射流懒懒起舞,赵薇注视这好姐妹酣畅淋漓的释放,眼前蒙上一片白光。。。。。

李解冻缓了缓,抱着张墨桐滚鞍下马,少女抽搐着雌伏在他怀里,四肢蜷缩宛如初生,她被托上赵天痕的马背,娇躯颤慄,仰躺在喘着粗气后者身上,臀缝卡着如铁的阳根蹭蹭,呢喃道:“坏坏,人家对你最好啦,让你舒服下哦。。。”

骄阳照射在这具沈湎于欲海的娇媚香躯上,仿佛晕起一泓圆光。赵薇回过神来,指挥三个跟班将马上两人绑在一起,再次起行。张墨桐汗湿腻滑的娇躯被八只坏手玩弄挑逗,忍不住借着汗水的润滑蠕动起来,未几,不知是苦是乐的叫唤声中,几缕白浊射入马后尘泥。

*********************************************

日近正午,赵薇搀着娇慵无力的张墨桐身披轻纱步入厅堂,李解冻、孙齐岳、钱念冰早已盥洗完毕,衣冠楚楚危坐于位,只有赵天痕被胡乱扔在地上,糊满精液浪水的两腿中间,肉茎化为一条死蛇,了无生气地软垂着。春秋二香搬来一席软塌,服侍墨桐半躺下,纱衣顺着峰峦滑落,温香软玉便大方地袒露出来,几缕红痕耀目。

川中三少呆愣片刻,接二连三腹响如鼓,顿觉有心无力,环顾四周,却不见了赵薇的影子,只有夏香、冬香搬来一长案,置于三人面前,三人饑肠辘辘之下也不顾失仪,连忙追问,只得两位侍女掩口轻笑:“大小姐有甜头赏下,三位郎君且少待一刻。”

三人面面相觑,也只得暂且安坐,目光投向对面,只见春香、秋香褪去墨桐丝履,一抚前额,一抚足心,手法嫺熟地在少女全身上下推拿起来,张墨桐此刻在川中四英面前已完全放开心怀,抻腿展腰,乳举蛤张,媚目轻撩,娇喘吁吁,似唯恐对面看得不够清楚。四位少年侠客此番赴约,也是心有默契,正是年少不知精贵的时节,只恐败兴,见此便纷纷掏出自备的丹药。

眼看少年男女们的春情便要再次碰撞,却闻厅口击掌三声,赵府的女侍们鱼贯而入,珍馐佳餚依序放下,最后落下的是一方盖盘,竟有一人多长,饰以云凤,不知内容是何种稀罕物事。

虽则饑肠辘辘多时,但恭候大小姐入席的涵养倒是不缺,三人落座,凤仪卓然,令一旁暗中观察的四香大为嘉许,芳心可哥。

“薇姐已经到了哟!”墨桐香腮鼓鼓,似乎为遭受冷落而有些不快,但还是耐不住性子,向在场的裙下臣们显摆起自己提前知道的小秘密。

四香没有给悬念留下太多时间,四人抓住盖盘四角的提手,缓缓拉抬,几乎是一瞬间,一具活色生香的女体出现在长案正中,她浑身涂抹香油,山珍冷菜和各种精緻糕点覆压其上,遮盖住诱人妙处。

裸身的美人微微偏头,一脸鄙夷地对石化的三位说道:“愣着作甚,还不赶紧行箸,莫非是对本小姐的招待不满?”

“呵呵呵。”那边厢张墨桐被场面逗得花枝乱颤,小酥手优雅地取用餐点,一边关注后续。此刻厅堂中呈现的,正是“女体盛”,只不过在这个时代,此名尚鲜为人知,哪怕是纸醉金迷的江南风月之所,也仅有最顶尖的几家能够满足熟客提出的要求,纵使“川中四英”出身不俗,毕竟年浅,属实是闻所未闻。论及“女体盛”本身,其步骤繁琐,断不止短短片刻便能齐备,不过赵薇自是不会为难自己,纹丝不动的要求是不可能迁就的,见三个开了眼界的土包子开始觥筹交错,她也时不时抬起外侧的纤纤玉手,拈起身畔食材吞下,更在三位少年的请求下,与他们以口相就,行吐哺之乐,不知施了多少香唌玉唾出去。

张墨桐独坐一侧,对着佳餚大快朵颐,美目流转,不知怎的就与赵天痕可怜兮兮的目光撞在一起,芳心一软,便叫来冬香耳语一番,此刻大小姐身上的菜品已经清空,泛着油光的身子正随六只大手的挑逗而起舞,赵薇不甘示弱,时不时探手拉扯对方的衣带,三个男人身上的衣物正在飞快减少着。冬香见此,微微思索一番,拉上春香,两人互相配合,在赵天痕感激的注目下,为他解开绳索。秋香提来水盆面巾,三女围着赵天痕为他擦拭身上汙渍,这些赵薇的贴身侍女向来随她一起淫乱,平素常川中四英肉帛相见,几双素手自是“轻拢慢撚抹複挑”,赵天痕身上无精打采的小兄弟渐有几分起色,只不过,他神情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用眼神向着墨桐告罪一番,便欲悄悄避走,却被春香扯住:“公子,此际若是离去,怕是会伤及小姐与您的情谊。”

赵天痕打望一番,只见赵薇正将纤腰折叠,豔色蜜穴朝天,双脚各被李解冻和钱念冰攥在手里,指趾交缠,两张大嘴咬在膝窝上大力舔吻,孙齐岳则从中间压上香躯,与朱唇香舌绞缠,虽未入港,但腿股互相磨顶擦揉,一派水光潋滟,渐入佳境。

赵天痕凝视那张纵情承欢的娇靥,听春香温言细语道:“小姐此行确是为酬谢汝等多日帮衬,前番惩戒,其实戏谑居多,还望公子勿多挂怀。公子尽可去往同欢,分寸之内,小姐都不会拒绝。”

赵天痕受淫行刺激,胯下早已纲举目张,此刻被春香一席话激发出狂想,此行尚余数天,若果如她所言,当有一番俾昼作夜的肉欲之欢在后,如此便将前晌的辛苦遭际抛诸脑后,趋近盖盘,一个腾空,借餐油润滑,钻入了大小姐身下。

“唔。。。。”赵薇脱离口舌,扬手抚在男人鬓角,舔吻他的五官。

众人默契地揭过前事,全心投入欢爱之中,下面的两具雄根很快一入花房一入后窍,赵薇轻轻推开舔足的钱、李二人,以目示意墨桐,待两人行去将与其调情,便伸展玉足,各用趾缝夹起桌上肉脯香萝,一一填入赵天痕口中,更执起一盏绿酒,魅声道:“哦啊。。。天痕。。。嗯。。今日招待。。。。可有不足?”

“大小姐是真豪杰,”赵天痕愈发落力,“天痕。。。此生愿效。。犬马。。。唯求。。。死于裙下~!”说罢,咬杯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赵薇放浪大笑,体会着会阴出肉膜被两根肉棒挑挤顶压的舒爽,着夏香在玉足上淋满酒液,送到赵天痕面前,“愿天痕以后。。。对桐妹勿做非分之想。。。啊啊啊。。。须知。。。哦哦哼哼。。。有得有失。。。高达可未必见得到她这一面。。。呀、、你们不要再抽出来了,顶到花心上,用力磨啊!”

赵天痕含着玉足品咂,侧目见到张墨桐柔顺地鸭坐于地,双手各握一根巨棒,眉开眼笑,螓首一时趋左,一时向右,香唾与舌与外物搅拌簌簌作响,口角淋漓而下,凝于峰尖,拉出淫靡的丝线,悄然触地。

赵天痕生出生而无憾的感觉,他将舌头挤入大小姐趾缝中洗舔,含混道:“博大小姐一乐,只不过在下甚是辛苦,还没吃饱。”

“真乖。。。哈哈。。。”赵薇先咬在他耳朵上,而后毫不避忌地与他吻在一处,“唔唔唔。。。把你的好种子射给我,等下我让你想怎幺吃,就怎幺吃!”

********************************************

厅堂之上,浪声如缕,却有一对樑上君子隐于一角暗窥,切切交语。

“嘿嘿嘿,赵小娘真乃女中丈夫!佩服佩服!”丁剑摸着唇边小鬍子,一副志得意满之态,惹得身前李茉恼火得拧动他腰眼:“舒服的不是你,你高兴个什幺劲?!”

“哪里哪里,有夫人相伴,有美穴可插,当然高兴。”丁剑口花花道,“不过我此言,可不仅仅指床第之事。”

“别在这里故作高深,有屁快放!”李茉眼睁睁看着自家女儿莹润的冰肌雪肤淹没在男人黝黑粗硕的臀腿之间,只见得花穴嫩菊各呈浑圆,各有凶物大出大入,嫩肉分翻,可听得水声涟涟,浪啼切切;时而口舌交结,箫管喑咽,顿觉头目发昏,愤懑无畴,更回想起女儿小时被自己抱在怀中呵护,瓷娃娃一般,此刻却在男人堆里打混,一身吹弹得破的肌肤在四只粗糙的大手下辗转起伏,昔日用来向父母撒娇的甜美嗓音为陌生男人吟哦出令他们血脉喷张的床调。

其实为人父母,若子女有个好归宿,倒也足堪欣慰,然则自打发现了女儿偷情纵欲的秘密,李茉就生活在了水深火热的煎熬之中。

当然,这煎熬有几分是赖上她的丁剑带来的,着实难说,这老狗现在是迷上了带着李茉偷偷尾随张墨桐的游戏,不仅大饱了眼福,个中美妙,此刻泡在穴里的驴屌最有发言权。

“你可否想见,日后这几人便是她赵家忠心不二的鹰犬。”丁剑爆炸性的话语令得李茉浑身一僵,穴腔剧烈收缩了下,爽得老色鬼龇牙咧嘴,却听他续道:“赵小娘子一女流之辈,年不足双十,虽有蕩名在外,走南闯北,行事却无往而不利,那赵嘉仁虽尚在盛年,赵家商事竟有大半掌在这一女儿手中,原是自有一番诀窍长习于心。”

“唔。。。”李茉忍不住手抚胸乳,腻声道,“我这世侄女,莫不是有点门道。”

“门道很简单,只是知道了也不一定用得好。”丁剑淫笑着,肥短的手指撚住乳首揉搓,“你且回忆一下,自这四人来到开封,鞍前马后,几次连命都豁出去了,赵小娘子可有甚好辞色?”
“你这话说得,都到床上去了,哪还要写在脸上?”李茉回首嗔道。

“你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丁剑啄了啄眼前朱唇,抵住李茉额头冷笑道,“赵家一商贾,区区闺名,算得什幺。一家之主,换得四名俊杰并效死力,陪几次床又算得什幺。”

“嗯~~那你告诉人家啦。”李茉恭顺地回应着,反手攀上他肥厚的脖颈。

“赵小娘子堪称人杰,想法行事皆异凡俗,几番欢好,在她眼里不过等闲,反倒乐在其中,只恐这四人,在她眼中不过四个血肉‘角先生’,平素怕也颇多折辱,以她今日城府,水乳交融之时,应是做不了太多掩饰。。哦呜。。”两人深吻一番,“少年成名,心高气傲,怕是意难平。而小娘子手段精彩就在这里。

“先是抓住机缘,号为惩戒不轨,其实你我一路跟来,哪见得惩戒,情趣而已。场合合宜,不在外人面前堕其颜面,方便揭过;方式合宜,兄弟间尽可互相戏谑,平白得了三个帮手;事后找补得宜,纵使那赵天痕当时多有惊惧,此刻哪有半点怨愤在?”李茉闻言望去,此刻张墨桐那边三条肉虫搏战正炽,而赵薇这边已然云散雨收,只见赵天痕和孙齐岳一左一右将大小姐夹在中间,一边温柔的轮流与她舌吻,一边轮流舔舐她一侧胸乳和腋下,两只大手不分先后,在她屁股和下腹之间来回的熨摸,抚慰美人疲惫的蛤口和菊蕊,赵薇容光焕发,每一寸肌肤都写着愉悦和满足。李茉顿感大开眼界,还有点羡慕。

“赵小娘子立了威,今后自是说一不二;川中四英绝非狭隘之辈,受此盛情款待,必会铭记于心,自认受小娘子青眼有加,还不赴汤蹈火。只不过。。。。”丁剑又忍不住卖起关子,逗得李茉花穴连绞,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说到这款待,本也不必如此自侮(以丁剑的见识,他是懂得女体盛的),奈何有个小姐妹要调教。嘿嘿嘿。。。”

李茉闻言脸色一苦:“这世侄女太过分了。。。”

丁剑吮吻一番,止住她话语:“墨桐小娘体魄似卿,不识欢情尚可,一俟破壁,必沈湎欲海一发不可收拾。然此生她得一引路人,得高达此天资豔豔之人为夫婿,所结情缘又是年少知义,是故断不至因欲而绝情,一生喜乐无虑,关碍处,唯假道学而已。你又何须为她杞人忧天?”

“啊哦。。。抽出来吧。”李茉咬牙,“再做下去,我就藏不住了。”

丁剑嘿然,倒也不为己甚,毕竟肉在碗里跑不了。两人稍事整理,潜去一僻静柴房,两具已经充分情动的身体自有一番销魂韵事不提。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